所在位置:桂兴网 > 文化 > 刘西洁:阐释人类自身生存和世界的关系

刘西洁:阐释人类自身生存和世界的关系

发布与: 2019-11-09 19:45:51    人气: 1126
《刘西洁 蔡元培》 100cm×190cm 纸本设色 2019年文化艺术报:首先恭喜《蔡元培》入选第十三届全国美展,这是您民国人文大师系列作品中的一幅,请谈谈这幅画的创作情况。人物画,通过对于人物的表

“刘喜杰蔡元培”100厘米×190厘米纸套颜色2019

文化艺术报:首先,祝贺蔡元培入选第十三届全国艺术展。这是你的系列作品之一,由中华民国人文科学大师创作。请谈谈这幅画的创作。

刘喜杰:用文字来谈论绘画实际上太过物理和无聊。毕竟,绘画是一门视觉艺术,创作是一个创造矛盾、调和矛盾、解决矛盾的过程。画家的创作受情感的控制,有许多偶然和自然的东西被写下来。

回到蔡元培的画,首先,我不用多说蔡元培的历史地位。伟大的教育家和政治家毛泽东称赞他为“世界一流的学者和楷模”。至于艺术界,他提议“用美育取代宗教”,并邀请林风眠担任国家艺术学院院长,这就是今天的中国美术学院。对于这样一个在中国历史和文化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的人,我该怎么画呢?外部形式应该如何表达?在这样一个时代,他应该是什么样子?在今天的公共艺术环境中,这种表现应该如何符合当代美学?绘画结构关系的呈现、人物的选择、细节的修改、哪里应该被证伪等等,这些问题都需要在我的创作过程中加以考虑。

文化艺术报:这幅画和你的中华民国人文硕士系列的其他作品有什么不同?

刘喜杰:今天肖像创作的意义不同于古典绘画。这不再是一个画图像的问题——现在“肖像”这个词已经从我的肖像中删除了。蔡元培是蔡元培,不是蔡元培的肖像。这是一个概念上的差异。当我画肖像时,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展现肖像背后的历史和文化内涵,使它更有力量。

尽管他们都是民国人文学科的大师,但每个大师都是独一无二的。例如,蔡元培和齐白石是不同的。齐白石可以说顺应了时代潮流,依靠他的理解和才能成为大师。另一方面,蔡元培推动了时代的发展。同样,蔡元培和鲁迅也不同。鲁迅是站在潮流最前沿的大师。蔡元培,当校长兼教育部长,是一个需要平衡许多事情的经理。他的思维方式和影响时代的方式是不同的。

因此,在画蔡元培时,我选择了泼墨的形式,上面有一个非常黑的部分,象征着他有很多东西要带。总的来说,虽然并不是说这座纪念碑是竖立下来的,但我希望这幅画能呈现出竖立的状态。此外,我用传统中国画中很少用到的荧光绿来代表萌芽的枝叶和活力。

文化艺术报:多年来,您对人物画进行了深入的探索。请告诉我们你的最新想法。

刘喜杰:作为一名职业画家,我从小就面临着被“贴上标签”的状态,比如中国画和人物画。事实上,我还会画一些其他类型的东西,或者是风景、花鸟,或者是抽象画。然而,我仍然要回到我的专业领域,也就是中国画和人物画。

艺术家在创作中有一点方向性。艺术家展示客观世界。不管是人物、风景、花卉还是鸟类,他们都是借东西来表达自己的感情。我认为有趣的一点是,在所有描述的对象中,人是最重要的,因为一切都源于我们自己。

人物画通过人物的表达,可以解释人类存在与整个世界的关系。它可以承载一种文化。例如,我有一个系列,“肖像思想者”,“思想者”不一定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或者是一个正在思考的人,或者像罗丹的“思想者”,这个“思想者”对应着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的背景,这就要求我们思考问题:例如,思考我们的美学有什么问题,思考我们的文化方位等。

文化艺术报:你对水墨画的探索是众所周知的。你能谈谈文化承载的问题吗?

刘喜杰:今天我们谈论中国画,它更多的是指水墨画。东方文化非常独特。水墨画是在这种文化中诞生的一种艺术形式。自王伟以来,水墨一直在不断发展。如今,水墨画不再是宋元明的水墨画。它的概念变得更加包容,并与更多的形式相结合。

水墨能承载我们的文化吗?当然.归根结底,它是一种物质工具。它的应用只需要一些技术支持,但这种技术是必要的。在中国画的发展过程中,由于文人画长期以来一直拥有话语权,所以出现了一种现象:炫耀一个人有文化、有思想却没有技巧,涂抹几笔显然是错误的。我们必须认真对待艺术。在这个时代,我们应该有一个自觉的态度。

关于中国画,公众认知中存在许多误区。例如,一些人认为中国画没有形状,因为画它们的人不喜欢它们。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艺术场景的呈现不是单一的,也不一定像西方宗教绘画那样厚重和现实。他们有他们的方法。我们有自己的方法。艺术需要互相学习,但不应该完全一样。

同时,尊重传统文化不是恢复历史,传统文化的传承必须现代化。元素可以被继承,但是它们在功能上必须是当代的。我们说的是“文学与艺术的区别”,“艺术”代表某种个体的原始形态,“艺术”代表经过精心梳理后的文明转型。东西方都进入了现代文明的阶段。谁能处理好历史和现代的关系,谁就是最终的赢家。

文化艺术报:你未来的创作计划是什么?

刘喜杰:目前的焦点基本上是肖像创作。我认为个人和社会群体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我画了很多团体肖像,但是我觉得我没有完全表达我接受的文化观念。因此,用一个人物来表达一些非常深刻的内容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挑战。

此外,我还画了一些大图。我想通过一些更符合完整历史的概念来画一些东西。例如,我研究了大量的数据,画了一些关于“渡江战役”的草图。此外,我对“五四”这个主题很感兴趣。文化艺术报记者倪瑶

刘喜杰,Xi美术学院中国画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陕西省中国画协会副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务院特聘专家。

1964年生于Xi,1985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人物画系。他于1989年毕业,此后被分配到Xi美术学院。2000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人物画研究生课程。他曾担任Xi美术学院上海分院院长、中国画系副主任兼主任。

他的作品被文化部入选北京第十三届全国艺术展、第一届至第四届“今日丝绸之路国际艺术邀请展”,并获得特别奖和一等奖。他被文化部入选“新中国艺术家(中青年画家)系列”,多次获得陕西省艺术创作奖。他出版了七部绘画作品集,包括《21世纪杰出艺术家作品——刘喜杰》、《城市水墨——刘喜杰》、《中国水墨作品集——刘喜杰》、《当代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刘喜杰》和《清逸郎星——刘喜杰中国画作品》。

山西快乐十分 uedbet pk10开奖视频 秒速快3app 快乐赛车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