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桂兴网 > 文化 > 波兰奥地利“大家”同摘诺贝尔文学奖

波兰奥地利“大家”同摘诺贝尔文学奖

发布与: 2019-11-09 09:27:01    人气: 1738
最终,有“波兰文学女王”之称的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以及奥地利文学巨匠彼得·汉德克分获奖项。多年来,两人都是诺贝尔文学奖的大热候选人。诺贝尔文学奖希望以此重新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托卡尔丘克是第五位获得诺贝

原标题:在文学界享有盛誉,将“文学奖”带回主流

波兰和奥地利一起获得诺贝尔奖

黄李云迪,本报驻瑞典、波兰和德国特约记者

当地时间10日,诺贝尔文学奖因性侵犯丑闻推迟一年出版,并以重复2018年和2019年奖项的噱头强势回归公众视线。最终,被誉为“波兰文学女王”的奥尔加·托卡马克(Olga Tokarcuk)和奥地利文学巨擘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获得了该奖项。如前所述,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团被赋予重塑瑞典文学院形象的重要任务,选择了保守的道路。汉德克和托卡克都是已经取得巨大成功的文学大师。他们的文学成就得到了世界文坛和公众的广泛认可。多年来,两人都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候选人。

变化和不变性

像往常一样,来自世界各地前来报道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记者们继续遵循“诺贝尔奖排队”的优良传统,在场馆大门打开前很久就聚集在位于斯德哥尔摩老城中心的瑞典文学院门口,以便抢占更好的座位。然而,与前几年不同,今年进入场馆的人员的身份检查和安全检查程序更加严格。会议厅里有几排座位供前来报道的书面媒体使用,没有必要站在一起挤在一起等待宣布。所有专业录像记者都被安排在座位后面的特殊座位上,准备好长枪和短枪。在安保人员的严密管理下,会场秩序井然,一切都发出了庄严而紧张的信息。

下午1点,随着门慢慢打开,瑞典学院新任常务秘书马茨·马尔姆(Mats malm)慢慢从后台走到前台,用瑞典语和英语宣布,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将授予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库克,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将授予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因为前者“具有百科全书般的叙事想象力,并将跨越边界视为她的一种生活形式”,后者“在其有影响力的作品中以语言独创性探索人类经验的边界和特殊性”

“诺贝尔文学奖希望回归正常,”德国《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 all gemeine Zeitung)10日表示,两位获奖者符合世界公众的期望,并不像美国民间艺术家鲍勃·迪伦那样有争议。两位作家都写了高质量的文学作品,并且都是各自语言的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希望重新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

《德国文学的活经典》

得知汉德克获奖后,奥地利媒体评论说,汉德克把诗歌的颠覆性力量作为他抵抗时代潮流的职责。自从他的第一部小说出版以来,还没有过一年。汉德克曾经告诉媒体,他至多是一个知识专家,而不是一个有学问和聪明的人。事实上,他是当今奥地利最杰出的作家。

汉德克是小说《没有欲望的悲伤之歌》、《左撇子女人》、《责骂观众》、《卡斯帕》、《奇异时刻》等的作者。他写的卡斯帕在现代戏剧史上的地位堪比贝克特的《等待戈多》。除了文学创作之外,汉德克和温德斯写的《柏林苍穹下》已经成为电影史上的经典。他获得了2009年弗朗茨卡夫卡奖和2014年易卜生奖。诺贝尔奖获得者耶利内克曾经说过,“汉德克是德国文学的活经典”。

汉德克对中国读者来说可能比托克更熟悉。许多人认识他是因为像《责骂观众》这样令人震惊的非常规戏剧文本,而其他人认识他是因为他是柏林苍穹下的编剧。自2013年以来,韩珂的作品逐渐被翻译成中文出版。2016年10月,他还访问了中国,并在上海举办了一场讲座。

第五届波兰获奖者

波兰媒体都在显著位置报道了托卡马克奖。当托卡马克获得2018年布克文学奖时,波兰国家电视台反复播放采访。许多新闻网站也发表了对她的作品和之前采访的评论。

57岁的托卡马克是波兰著名的作家。他擅长将民间传说、神话、宗教和其他故事元素结合在作品中,特别是描绘当代波兰生活的景观风格。她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在正式写小说之前,她的职业方向是成为一名心理学家。这种心理经历极大地影响了她的小说创作。1987年,她以她的诗集《镜中之城》进入文坛。此后,她先后出版了《书中人物的旅行》、《太古与其他时代》、《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等小说。她两次获得波兰文学最高荣誉“耐克神话奖”评审团奖,四次获得“耐克神话奖”读者评选奖。2017年,改编自她的作品的电影《米谷园》在第67届柏林电影节上获得银熊奖。

托卡马克是第五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波兰作家,也是第十五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性作家。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Alexeyevich)曾称赞托卡马克是“一位伟大的作家”。

瑞典文学学院需要进一步改进

自2017年底以来,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机构瑞典学院就卷入了一起重大性侵犯丑闻——一名终身院士的丈夫遭到18名女性的侵犯。丑闻发生后,后续调查中爆发了一系列腐败和违规行为,震惊了瑞典文坛和国际舆论。2018年5月,瑞典文学院宣布取消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并于2019年恢复该奖项。

瑞典文学院曾经是唯一一个授予诺贝尔文学奖的法定机构。不过,法新社报道称,根据诺贝尔奖基金会的要求,陪审团将在2019-2020年增加五名外部成员,以加强监督。德国之音9日表示,新成员将为2019年审查进程带来新鲜空气。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瑞典艺术学院还规定,正在接受刑事调查或有利益冲突的人不能担任院士。路透社称,瑞典艺术学院的成员属于终身体系,只有去世后才能被替换。许多厌倦了院士职责的人选择不参加会议,但仍然拥有院士身份。根据改革后的制度,院士可以自行辞职。瑞典艺术学院常务秘书马茨·马尔姆(Mats malm)表示,这些变化非常有效,对未来充满希望。他承认丑闻损害了学院的形象,需要进一步改善。

9日,路透社援引诺贝尔奖基金会执行主任海肯斯·邓的话说,瑞典艺术学院的行为更加透明,这是一件好事。“我们已经与艺术学院达成共识,他们应该评估终身院士的资格,并尝试院士的终身任期制度。”瑞典歌德堡大学文学教授埃兰(Elam)认为,瑞典文学学院必须做出更多的改变。为了保持诺贝尔文学奖的声誉,院士的年龄不应超过80岁。

时时乐走势图 江苏福彩快三 秒速飞艇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