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桂兴网 > 文化 > 警惕盲盒“潘多拉”诱惑

警惕盲盒“潘多拉”诱惑

发布与: 2019-11-03 19:16:07    人气: 2109
9月25日,第四届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本届芭蕾演出季将于10月2日在北京天桥剧场开幕,届时将有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团、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中国中央芭蕾舞团等国内外知名院团演

资料来源:《法律日报》

●如果盲箱仅用于娱乐,不具备购回奖品的功能,则不存在赌博风险。由于其操作模式类似于婴儿机,因此该类产品的操作应属于游戏娱乐行业,相关主体如需从事该行业,应取得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和文化主管部门颁发的娱乐营业执照。未经许可,从事此类产品的经营或者涉嫌非法经营。

●为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市场监管部门应规范暗箱操作秩序,及时查处不透明交易、虚假广告和产品质量问题。互联网运营商应加强对每个在线盲箱的检查,防止其包含低级内容;同时,应加强对未成年人及其父母的教育,使他们意识到购买风险。

最近,一种放在盲盒里的洋娃娃变得流行起来。它既受欢迎又有争议。据媒体报道,北京的一对夫妇在4个月内花了20万元买了盲盒游戏。另一名60岁的球员每年在盲箱上花费超过70万元。一些流行的盲盒价格在短时间内甚至上涨了几十倍。

什么是盲箱?它有什么样的“魔力”?购买盲箱有法律风险吗?《法律日报》的记者最近采访了这些问题。

盲盒游戏理解人性

商人投机的隐性风险

据《法制日报》记者报道,盲盒指的是装有玩偶或手持盒子的盒子。外包装上没有洋娃娃的样子。买家在拆包前永远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组装整套产品完全取决于运气。

“简而言之,盲盒是一个当你买它的时候你不知道它是什么的盒子,只有打开它你才能‘看到美’。”北京丁敬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兴水直言不讳地说。

根据一家二手购物平台今年年中发布的数据,在过去一年中,该交易平台共售出30万个盲箱。每月公布的闲置盲箱数量比上年增加了320%,最受欢迎的盲箱价格飙升了几十倍。

在这些盲盒品牌中,pop mart无疑是最热门的。

根据泡泡伴侣(Bubble Mate)提供的用户数据,就年龄而言,32%为18-24岁,26%为25-29岁,20%为30-34岁,22%来自其他年龄段。就性别而言,75%是女性,25%是男性。就职业而言,白领工人占33.2%,学生占25.2%,个体户占8.7%,教师占12%,其他人占20.9%。就收入而言,90%在8000元至2万元之间,其余为10%。

《法律日报》的记者了解到,这个盲箱和里面的娃娃看起来无害,可以轻松地以几十美元的价格赢得。然而,有些人在游戏的初始阶段每月花费10,000元,有些人甚至一年花费超过100,000元。从60岁到10岁,弟弟是盲箱的狂热爱好者。

张兴水认为,盲盒是满足公众好奇心和收藏爱好的新玩意,商家开展饥饿营销,推出限量版。

“盲盒如此受欢迎的原因离不开它的产品设计和对戏剧本身人性的深刻理解。”张兴水说,首先,利用玩家的好奇心和赌徒的心理;第二,新系列将每季度推出,带有常规产品设计。第三,创造情感负荷是当代年轻人减压的方法。第四,年轻人是新兴的社会货币,和朋友一起玩。第五,评估视频,让玩家玩得开心。最后,你可以通过玩花式游戏在网上获得同样的体验。

在中国传媒大学语法系法律系副主任郑宁看来,不确定的刺激会加剧重复性决策,并使人上瘾。正是因为充满了不确定性,人们对购买盲箱结果的期望和他们可能得到的惊喜感增强了。

郑宁表示,销售盲箱的供应商可能有虚假宣传,盲箱产品可能是盗版产品。盲箱的观众大多是未成年人,他们识别市场风险的能力相对较低,可能成为利益受损的一方。

“盲箱炒作到几十倍的价格主要是针对其他一些特殊款式的,虽然这种炒作并不违法,但是它是否真的有这么高的价值还是一个问号。这种人为炒作的高价存在泡沫。如果将其用作投资工具,风险可能会更大。”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的特别研究员赵占领说。

公众对奖金销售的质疑

对合规性的意见不一。

有些人怀疑盲盒和蛋制品应该归类为“有奖销售”。据《法制日报》记者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最高奖项金额不得超过5万元。日前,国家市场监督总局发布的《关于规范奖励销售等促销活动的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也规定了奖励销售。那么,盲盒是“有奖销售”吗?

对此,郑宁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的规定,经营者在进行有奖销售时不得有下列情形之一:有奖类别、有奖条件、有奖金额或其他有奖销售信息不明确,影响有奖;谎称获奖或故意让预定人员获奖的欺骗式有奖销售;彩票销售的最高奖金超过5万元。

此外,《规范有奖销售等促销活动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第十条规定,有奖销售是指经营者为销售商品、提供服务(以下简称商品包括提供服务)或获得竞争优势,包括彩票销售、有奖销售等有奖销售,向消费者或相关公众(以下简称消费者包括相关公众)提供奖金、物品或其他利益的行为。第12条规定,在获奖销售之前,应明确公布诸如奖励类型、参与条件、参与方式、奖励时间、奖励方式、奖励金额或价格、奖励名称、奖励类型、奖励数量或获奖概率、奖励时间、奖励条件、奖励方式、奖励交付方式、奖励放弃条件、组织者及其联系方式等信息,不得改变、附加条件或影响奖励,但消费者利益除外。

“根据这些规定,销售盲箱需要符合三个条件,最高奖励的相应价值不得超过5万元。获胜概率和游戏规则必须公开,不得有违约或其他欺诈手段。”郑宁说,事实上,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这种为不确定性买单的行为已经被纳入监管范围。在美国密歇根州,只有当捕婴器内奖品的单价低于一定水平时,才不会被归类为老虎机等赌博设备。在加拿大,法律规定消费者可以在将与奖品价值相等的钱投入捕婴器后直接获得奖品。

然而,张兴水认为,从盲箱的销售方式来看,它们是奖品并不明显。是否继续购买取决于消费者的个人意愿。运营商没有强迫消费者购买。即使售价超过5万元,他们也不能断定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这是非法的。

赵占领认为,盲箱不应该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中规定的获奖销售,因为消费者为盲箱付费,但他们不确定哪个产品在盲箱中,它的价值是什么。正是这种不确定性吸引了许多消费者。从法律角度来看,这不是消费者购买某种产品的奖励。

金融化的信号已经显现

法律风险不容忽视

有些人说盲箱被大肆宣传是因为它们的赌博性质。那么,盲箱通胀的法律风险是什么?

赵占领认为,如果盲盒中某个稀有或可收藏的产品被炒作,炒作的泡沫大小主要取决于产品的真实价值。如果在炒作的盲盒里可能有一些稀有或可收藏的产品,这种行为部分是赌博。

在张兴水看来,纯盲箱本身就是商家的一种市场行为或营销方法。因为盒子里的产品价值在购买前无法得知,所以炸盲盒实际上更像是一场利用人们好奇心和追逐利润的赌博。如果使用盲盒自动售货机,尽管它们本质上是娱乐性的,但它们可能演变成赌博机器,并有伪装赌博的风险。是否属于赌博机或是否涉嫌变相赌博,取决于该设备是否具有取钱、取点数、取钢球等赌博功能。,并将现金和有价证券等贵重物品用作奖品,或通过回购奖品将现金和有价证券等贵重物品赠送给他人。有上述情形的,可以认定相关经营者为《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

“如果赌博纯粹是为了娱乐,没有回购奖品的功能,就没有赌博的风险。由于其操作模式类似于婴儿机器,因此这类产品的操作应属于游戏和娱乐行业。从事此类产品的经营,相关主体不仅要取得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还要取得文化主管部门颁发的娱乐经营许可证。未经许可经营此类产品的,可能被怀疑非法经营。”张兴水表示,盲箱市场目前还没有表现出太危险的一面。主要的价格因素是产品本身的稀缺。然而,盲箱市场已经显示出“金融化”的迹象,许多人已经投入了大量储蓄。公众应该充分意识到所涉及的风险。

在郑宁看来,盲箱投机主要带来两种法律风险:

一是损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据媒体报道,一些盲箱兜售三不产品,严重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根据产品质量法的规定,产品包装必须有中国工厂名称、中国地址、电话号码、许可证号码、产品标识、生产日期、中国产品说明等。所有没有上述标志的产品都被视为不合格产品,即三无产品。盲箱中的产品标识缺少制造商的名称和地址,这严重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公平交易权、确保安全权和索赔权。如果这些商品对消费者造成人身和财产损害,消费者有权向品牌经销商和代理商索赔。消费者购买的商品为次品或者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的,消费者有权要求商家承担违约责任,并依法要求惩罚性赔偿。

二是涉嫌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一些盲盒自动售货机使用大字体显示“抽奖”,但整个购物过程只使用非常小的字体列在顶部或底部,这很难甚至不可能被消费者注意到,从而误导消费者。盲箱承诺“保证箱内每件产品的价格大于或等于30元”,但实际上许多产品低于30元,这可能涉嫌民事欺诈。

盲盒泡泡

迫切需要标准化的指导

赵占领认为,盲箱的兴起是一些企业投机和营销的结果。营销成功的原因是商人利用了人性中的一些弱点。消费者应该对这种炒作有一个理性的理解。

值得注意的是,盲盒并不是一种流行的主流嗜好市场产品,为什么会有如此大规模的市场炒作,为什么这种炒作会把市场价格推到如此夸张的高点?

张兴水的分析称,任何能在市场上流通的商品,一旦出现受消费者欢迎的稀缺性,将不可避免地吸引专门从这种流动性和稀缺性中赚钱的“投机者”。随着市场的发展,盲箱必然会受到投机者的青睐。

张兴水表示,市场上有一些“投机者”利用目标商品进行投机交易。在大多数情况下,盲箱的最终繁荣只会让那些追求投机利润的交易者受益,而简单的消费者将遭受巨大损失,弊大于利。由于盲盒不是特殊物品或稀有限量物品,一些不愿被“投机者”操纵的普通消费者可能会因为价格上涨带来的暴富诱惑而加入“投机者”行列。

“盲箱的价值主要是由消费者的心理预期决定的,这意味着如果这样的市场被投机和投机心态绑架,从而导致越来越多的超级消费者和越来越少的纯粹消费者,他们的市场价格将在利润预期下继续上涨,形成纯粹由想法堆积的泡沫。一旦泡沫由于一些意想不到的原因破裂,其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张兴水说道。

“然而,仍然很难确定盲箱是否非法,从法律角度来看,可能很难对它们进行监管。”赵占领坦率地说。

郑宁认为,为了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盲箱需要规范。首先,市场监管部门要规范盲箱管理秩序,及时查处不透明交易、虚假广告和产品质量问题。其次,网络运营商应该加强对每个在线盲箱的检查,以防止其包含低级内容。同时,应加强对未成年人及其父母的教育,使他们意识到购买的风险。

(记者韩丹东实习生姜山)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