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桂兴网 > 时事 > 品读|李瑾:《盐的家族》和诗的本质——如何理解缪克构的创作理

品读|李瑾:《盐的家族》和诗的本质——如何理解缪克构的创作理

发布与: 2019-10-26 09:43:52    人气: 1351
本届“海科会”以“科技引领新时代,英才筑梦新西部”为主题,吸引了6位诺贝尔奖获得者,21位海内外院士,以及来自28个国家和地区的3000余名各领域专家学者、高科技创新人才、创新创业人士和企业界代表来到

李进

在海德格尔看来,霍尔德林是唯一真正的诗人。他经常以荷兰为标准来谈论诗歌的本质:“那种独特的诗歌的标志是,只有它与我们有一种命运,因为它诗意地表达我们自己,并在其中诗意地表达我们的命运。”海德格尔进一步引用荷兰的“诗歌是最纯粹和无辜的原因”作为杰出的知识,因为这句话准确地指出了什么是诗歌,什么是诗人。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完全理解在缪克的思想世界中,“盐”的形象是如何与“家庭”(命运)联系在一起的:“盐”是一种高强度、高刺激的必需品,而“家庭”则意味着不可分割的日常历史。他们都是“无辜的”,但不是“无辜的”。否则,我们怎么能忍受“普通人”的精神和他们背后“生活”的逻辑/美德呢?然而,这并不影响对这项工作的认可。《盐家族》是一部从微观开始的宏大作品,“具有清晰的人类学和风俗认同和独特的历史价值”。然而,这种评价显然过于笼统,因为“诗歌”一词本身就意味着许多解释的可能性,它不应局限于字面意义。韩少功曾明确指出,词语的抽象来源于具体,有意被词语省略。我认为,在诗歌创作之初,慕克吉不太可能具备人类学或风俗史的精神准备。然而,一旦一首诗被扩展成文本,储存在他心中的知识和冲动就有能力触及事物的内部。与此同时,词语由于爆炸和裂变而转化为高度精炼的文化结构。例如,慕克吉高呼,“当我从太平洋回来/当我从高空看着我家乡的地图,伸出我的手掌/我在血液中歌唱的仍然是大海的变化/我逃离和返回,停留和攻击回来/我身体里的盐仍然浸蚀着不朽的村庄/村庄里的家庭,家庭里的命运。”这样,“盐家族”最适合作为“诗歌”的价值样本:“盐”和“家庭”这两个意象包含了他们自己的死亡和生存(在《老盐人》描述祖父火葬的场景中,穆阔出人意料地、合理地将“灰烬”与“闪闪发光的盐晶体”进行了比较),当它们被纳入诗歌的视野中时,它们被转化为我们对这个未知世界的一种观念,甚至是一种价值体系。

毫无疑问,《盐家族》是雄心勃勃的,但这种野心不是为自己立功和道德操守,而是为小人物做演讲和挺身而出。从这个意义上说,慕克吉充满了同情心。他一定发现了小人物的脆弱和不可储存性,而这些尘土飞扬的灵魂恰恰体现了生活和命运的一般原则——其他的都是空的,那些没有书面记录的意味着毁灭。慕克吉是一名记者。现在,在小人物面前,他承担起历史运动的记录工作者的责任,拯救可能一个接一个消失的人,赋予他们的日常生活集体的、当代的、社会的甚至人类的价值——这是诗人的“历史学家”方法。郭妙可(Miaoke Gou)在《叔叔的历史》中写道,他画的老虎纤细娇嫩/随意抚摸其中一根金毛/雷鸣般的怒吼会被听到/仿佛来自遥远的海边丛林/仿佛来自他的脚下,两层楼之间/早年他横渡东海,声音/只能来自滚滚波涛/晚年他在床上躺了十年,声音/只能来自深渊。这样,小人物肉体的呈现是诗人对自己精神的“救赎”,因为为他人说话、为自己挺身而出、为自己立功立业是同步和一致的。也基于此,我们可以得出“盐”和“家庭”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盐”是小人的结晶。这些平凡生活中可怜的灵魂,一度被赋予诗意,成为滋养这片土地上日常传统生活的文化集群家庭。

我相信喜欢缪克诗歌的读者会被简单、直接和直接的个人语言所说服(这也是“盐”的特征)。这类作品不用思考,而是用每一个字都是“核心”诗学——中国古典诗学现代化的体现,也就是说,通过简单直接的话语的分析爆炸,意象内部的秘密或寄托得以充分揭示。有理由相信慕克吉是语言处理大师。诗歌、散文、小说和新闻的歌唱者追求“深刻的抒情性”——一种被肤浅的语言所掩盖但内心极其活跃的表达。心脑结合、情感包裹的抒情足以拦截普通读者的阅读冲动,但却吸引了真正知心朋友的不断探索:慕克吉的“家庭”承载着我们吗,它与我们是对应、替代还是排斥的关系?

“统治人心”的诗并不意味着图像、符号和隐喻的反复转换以及语言和写作的不断纠缠。孙犁的话可以作为理解苗柯结构诗性的关键。他说:“如果你真的想成为一名艺术家,你必须保持一颗纯洁的心,即所谓的“童心”。如果你有这颗心,你就是诗人。如果你失去了这颗心,你就是一个骗子。”诗歌中“纯心”的实现必须以简单的语言和情感冗余、自立和关心他人的共存为基础。现在,我们可以总结慕克吉对“诗的本质”的建构。他不知不觉地把霍尔德林的诗歌“纯真的原因”变成了“同情和理解的原因”。虽然我们通常认为个人气质是无法解释的,但“盐家族”无疑并不在神秘和困难的领域,因为慕克吉赋予了整部诗集以温度、同情和任意追问的气质(我们的命运不是“盐”的命运),他理性地将作品中的人物和形象理解为广义的“事物”,从而避免了感伤,而中国诗歌的物质性是一个可以品尝而不是欣赏的精神名词。

显然,就缪克的诗歌艺术而言,还有许多东西值得梳理。例如,他的诗通常很有智慧,包含着尴尬的内省。也就是说,在他的诗意叙述中,和平与激情交织在一起,有对内在自我的侵犯和对外部世界的替代。不可能。诗人自然是一个触摸和幻想的艺术家。他必须用他能感觉到的一切来建立一套理想和个人的文学标准/框架。正如奥登所说:“黄金时代甚至可以被定义为:‘真正的人用诗歌说话’"

图书新闻:苗克古的《盐家族》,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年8月。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小编推荐
2019年10月4日,外交部驻港公署负责人发表谈话,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宣布制订《禁止蒙面规例》表示坚决支持。特区政府制订《禁止蒙面规例》合法合理合情,也是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的通行做法。负责人再次敦促外部势力停止干预香港事务,呼吁国际社会支持特区政府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的正义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