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桂兴网 > 旅游 > 年轻真好!有一种“打工度假签证”,专为18到30岁的年轻人准

年轻真好!有一种“打工度假签证”,专为18到30岁的年轻人准

发布与: 2019-10-25 12:17:48    人气: 2453
这一年,幸运的橄榄枝砸中了巴道,她拿到的“打工度假签证”,跨越一万公里来到新西兰,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打工旅行生活。2008年的一天,电影剧组的一位马来西亚同事突然告诉我:“你知道吗?有一种签证叫做打工度

如果你有这样一个机会,你不必花费大量的旅行费用或匆忙成为一名游客,但你可以在精明的旅行中作为当地人来赚钱。

你喜欢这种“兼职假期”模式吗?

今天,在旅途中阅读带来了一本书《在新西兰停下来正好》。

这本书的作者是旅游专家八道。26岁时,她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秘密——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在工作和度假。

今年,幸运的橄榄枝击中了八道。她获得了“工作假期签证”,并穿越1万公里前往新西兰开始为期一年的工作旅行。

对我来说,在北京,地球另一边的新西兰曾经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国家。2008年的一天,电影摄制组的一位马来西亚同事突然告诉我,“你知道吗?有一种叫做工作假期签证的签证,是专门为18至30岁的年轻人准备的。”

那时,我26岁,没有钱,但青春是资本。我渴望看到不同的世界。我同事的提醒似乎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原来我可以一边工作一边旅行!巧合的是,正是在今年,新西兰率先向中国大陆公民开放就业和假期签证。新西兰移民局每年发放1000个名额,让年轻的中国人在享受美丽风景的同时,可以游览新西兰,充分体验当地的文化习俗。签证有效期最长为一年。

我的心怦怦直跳,我决定试试运气。新年就要到了。我继续工作,同时静静地准备。一切似乎都比预期的要好:6月份,雅思达到标准并通过了体检。7月,签证申请被打开,很快就收到了。

在酒店,我遇到了一群正在工作和度假的女孩。准备充分的朋友们很快找到了工作,分道扬镳了。如果我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他们?来自马来西亚的康妮决定去南岛的克赖斯特彻奇。也许是因为担心我,康妮建议我也去那里。如果我找不到另一份工作,我至少可以留在她曾经换过地方的农场。我二话没说,一周后买了一张去克赖斯特彻奇的票。

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出发前的第三天,我突然收到康妮的短信,说奥克兰的一家草莓包装厂有一份工作。你想做吗?我想,无论你去哪里,你都得找份工作,所以这张便宜的机票将被取消。我回答康妮:“是的!”

草莓季节即将结束。我的工作时间从每天10多个小时减少到了3个小时,我的周薪也从600新西兰元减少到了200新西兰元。我费了很大的劲才攒下的钱都被用来支付车费、住宿费和文件补发费。

就在我不知道该去哪里的时候,我在车祸中遇到的新西兰人布伦特发了一条短信,问我是否想去他居住的东部城市黑斯廷斯,并说他可以帮我在那里的苹果包装厂申请一份工作。对我来说,口袋几乎空了,从工作中赚钱当然是头等大事。我告别了草莓工厂,毫不犹豫地搬到了东海岸苹果工厂。

我到达黑斯廷斯的第二周,我做了一个令我吃惊的决定:我想买辆车!以前,我到处跑是为了重新签发护照。我已经意识到没有车的不便。我开始在网上搜索二手车,很快以1500新西兰元买了一辆1992年的三菱轿车。

这次购买,银行账户存款数字突然下降到200,怎么办?当然是继续工作。苹果工厂从7点到6点工作,剩下的时间我可以送外卖。作为一个刚到黑斯廷斯一个月的“外国人”,我写了一封长长的推荐信,很幸运地收到了必胜客的邀请。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我几乎走遍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从毛利人和岛民地区的大家庭到富裕地区的山顶别墅,从独居老人的小屋到中年白领的聚集地。我喜欢本地的,完全融入这里的生活,知道什么时候超市的蔬菜最新鲜,哪些二手商店的衣服便宜。

虽然现在的生活平静而悠闲,但我不满足,想体验更多。一个月后,我下定决心离开背包客聚集的季节性工厂,选择以另一种方式感受新西兰:换个地方。所谓的夜班意味着每天工作三到五个小时以换取免费的食物和住宿。新西兰有一个提供招待所住宿的国际组织。分发的小册子包括来自全国各地的招待所住宿机构。在密集的联系信息中,我选择了一个农场。

我带着所有的东西,按照地址开车去了南方的小镇韦尔斯福德。农场的主人是一对结婚20年的夫妇,他们主要种植大蒜和南瓜。早餐我们有牛奶、谷类食品和蜂蜜,而且我们自给自足。更让我吃惊的是农场里的两只小猪也每天享受南瓜和牛奶的有机豪华套餐。而且,直到我老了,我才知道奶牛也喜欢好吃的东西。农场里奶牛吃的草是经过特殊发酵的,这可能相当于我们吃的腌菜和腊八蒜。

每天,放牛、放羊、摘大蒜、除草...农民的生活比我想象的要困难和琐碎得多。然而,与我整天沉浸在水果中的日子不同,我不再介意雨靴里的泥,也不怕昆虫从各种土壤中冒出来。在这里,我学会了再次与自然相处。

在经历了农活之后,我不再局限于北岛,而是将寻找住处的网络扩展到了南岛。我在尼尔森市的一家豪华酒店找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但是我在路上意外地被一场车祸撞了,我的古董车被撞得很惨。这家旅馆是旧房子的重建。主人是一对同性夫妇,一个懂六种外语,另一个是科学家。在接下来的十天里,他们成了我在新西兰最好的朋友。他们不仅把我坏掉的车开进来,让我轻装上阵,还告诉我,如果我无处可去,我随时都可以回来。

后来,我去了金海湾,独自沿着阿贝尔的塔斯曼海岸徒步旅行。我感受到了新西兰的风、雨、阳光、丛林和潮汐。后来,我在交易会上偶然收到一张传单,决定去参观上面推荐的佛教静修中心。这个静修中心位于纳尔逊的上莫尔特里,一个人口不到200,没有公共汽车的森林小镇。这里的居民只有建立中心的夫妇,一个金发修女和一个在这里学习了一年多的德国女孩。

我在这里呆了整整两个月,我的工作非常简单:除草,轮流做素食。闲暇时,我会翻看佛教的介绍,学习呼吸和冥想。不知不觉中,我学会了控制自己,让自己更加专注。

在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我们习惯于向前冲,即使犹豫不决,我们也不敢停下来一分钟。然而,那些拒绝留下来的人往往比那些走得慢但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的人更加困难和痛苦。幸运的是,在离北京1万多公里的新西兰,我完成了人生的“休耕”,摆脱了焦虑和不安。

休耕结束和充电结束后,我在新西兰的时间也不长。

我听背包客说,新西兰著名的特里渔业公司总部设在密苏里州图伊卡。,规模大,福利好。工厂门口还有一家专为员工开设的折扣店,这可以说是工作度假者的终极梦想。

为了让我在新西兰的工作和假期生活不留下遗憾,我决定尝试这个所谓的终极梦想。非常顺利地,我获得了海鲜厂的工作,并被分配到制冷部门。这个地方不同于我以前工作的地方。几乎没有其他外国人。作为少数几个“外国人”之一,我受到了每个人的悉心照顾。在切了无数片小麦香味的鱼,包装了无数袋比目鱼之后,我非常熟练,能够通过捡起来准确地称出一片鱼的重量。

2010年12月3日,我像往常一样换了工作服,来到了车间。部门负责人进来时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今天是八都工作的最后一天。”她把牌子翻过来,另一边写着:我希望她下次旅行顺利。每个人都纷纷鼓掌道别,我一个接一个地拥抱他们。这是我在新西兰的第365天,我的工作和旅行生活已经走到了完美的尽头。

离开新西兰后,我去了另一个南太平洋岛国瓦努阿图,从那里我飞往澳大利亚,然后去了马来西亚。2011年2月24日,经过449天的旅行,我终于回到了北京。穿越半个地球后,我深深明白旅行只是一条路,因为出去是为了更好的回报。

如果有人问我,“你喜欢新西兰吗?”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说:“不像,爱!”我爱新西兰,那里白雪皑皑的山脉和湖泊,那里的温泉和高速公路,夜晚的大海,清晨的电影院,以及一路上结下深厚友谊的朋友,但我更喜欢的是我留在那里的成长轨迹。

嗯,这本书“正好停在新西兰”将在这里分享。听完八道的故事后,你是否也渴望开始自己的工作和假期生活?

编辑|梁山

排版|梁山

路上阅读:一位来自世界著名大学的医生在30分钟内精读一本好书。